“传统房地产”能否再次成为拉动经济的增长引

伴随Q1国内GDP的公布,快速重启经济成为各行业的关注焦点,近期北京的一些售楼部,已连续多日会出现早上大排场龙的场景。

其实话题刚出,还不太热时,就可以断定此议题多半出自房产销售,他们借用不少居民的历史性遗憾,为的是刺激销售。

2016年12月14日至16日,“房住不炒”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至此奠定了未来房地产市场的指导思想及政策底线。

此外,从1995年开始,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的比重一直超过8%,而在过去五六年时间里,平均水平更是达到11%左右。

从而导致,现阶段房价太高,老百姓的生活成本不断上涨,如果松绑楼市,将极有可能演化为08年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大金融泡沫,这同样不是一件小事。

最后,目前国内房地产市场的供需结构并不匹配,少部分人拥有大部分房,对于外来人口而言,却只能选择蜗居,现阶段市场中的商品房,对于大多数外来人口来说只能是望而却步(这一点已有专家学者提出建议,在本文第三部分提到)。

因此,像我们前几年看到的开发商大片拿地,各地新建小区的拔地而起,市民挤破脑袋想要投资房子获利的现象,超大概率不会再次上演。

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明确确定,加大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力度,推动惠民生扩内需的房改路线。

同时,住建部网站也于4月17日转载了《光明日报》“城镇老旧小区“微改造”有望激活大市场”的主题文字。

几大现象均表明国家现行政策的意图在于:全面提升居民的生活质量,而不是那些房产中介所意指出来的“别错过下一波买房红利”。

住建部指出2020年,各地计划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涉及居民近700万户,需要改造的2000年以前建成的老旧小区大概有30亿平方米,此外,2000年之后建成的一些小区也有改造需要。

而提升居民生活质量无论对社会、还是对家庭,都要比再次提高居民生活成本更有利于长远发展。

近日,北大国发院金融学副教授徐远,提出了一个经济刺激的新想法,就跟房地产行业有关,叫做“二次房改”。

全年建设1000万套安居房,主要面向外来新市民,即农民工和其他流动人口,考虑到他们的购买实力,安居房套均50平米,按每套总投资100万元算,年投资就是10万亿元。

徐远教授主张,按照商品房的模式来销售,而不是租赁,安居房不能完全是福利,购房者也应该支付首付,并且首付比例不能太低,贷款利率可以优惠。

为了防止炒房,想法提到买一套安居房会占一个购房名额,这样中高收入人群就不太会优先选择买安居房了。

这么大规模的新增投资,不管是拆迁还是地方政府新增收入,特别是国债收入都会带动大量的关联投资。

徐远教授的观点同样点明了,现阶段国内房地产市场供需不匹配的现象,而安居房就是要解决在城市工作的2亿多农民工的住房问题。

就过去、现在、将来的任意维度中看,传统的商品房市场都很难再次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