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就该命惨?疫情揭开美国社会伤疤

美国多名议员致信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要控制美国疫情,首先要关照低收入的非洲裔美国人。”

作为美国的疫情中心,仅纽约市的确诊人数就超16万,占全美的六分之一,谭主拿纽约市的疫情地图,跟当地贫困状况进行比对发现:两者分布趋同。

这意味着,从数据看,穷人比例越高的地方,感染情况越严重。比如在非洲裔美国人和移民聚集的布朗克斯区,每10万人的感染数量接近2500人,而富人集中的曼哈顿地区,这个数字还不到布朗克斯区的一半。

分析认为,由于美国贫困人群的居住条件、工作环境和身体健康状况更差,而且他们大多没有防疫装备,又没能在疫情初期及时得到检测,因此更容易被病毒感染并在群体当中扩散。

美国加州洛杉矶县公共卫生局局长也在当地时间4月26日表示,低收入社区的居民死于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是较富裕社区的三倍。

据美国非营利性新闻机构ProPublica的说法,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县的非洲裔美国人只占总人口的26%,但他们新冠肺炎病例却占到感染者的近一半,死亡人数更是占到总数的80%。

而对美国55万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纽约时报》则用“定时炸弹”来形容他们。报道称:仅在纽约,就有17000多人聚居在不同的收容所里,在这里,保持安全距离几乎是不可能的。据当地流浪汉服务部门统计,截至4月15日,已有27人死亡,460人病毒检测呈阳性。在旧金山等大城市的收容所,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月,疫情给美国带来了1940年以来最大和最快的失业潮,从3月15日到4月18日,五周上报失业超过2600万人,早已抹平了美国近10年的新增就业。

五周的高位失业申请数据,直接将以往几十年的曲线“拉平”。由于失业申报网站不断崩溃,很多人仍未成功申请到失业金,因此,真实的失业数据可能远不止于此。

谭主整理数据发现,多家机构曾调查失业人群状况,并得出基本一致的结论:穷人的失业率更高。

麦肯锡在3月30日到4月5日期间的调查表明:低收入人群相比高收入者,减少的工作时间明显更多。美国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民调显示:穷人和没有大学学历的人,更容易失去工作。

美国劳工部前首席经济学家海蒂谢尔霍兹则表示:比较麻烦的是大约2300万打零工的美国小时工,以及美国的800万无证非法移民,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可能已经失业,却不能申领救济金。

目前在美国,穷人面临患病和失业的双重风险,这两者哪怕出现一个,都可能让他们的生活快速陷入困境。

当1000名在职的美国人被问到:积蓄可以撑多长时间?有六成的受访者选择不会超过3个月,甚至有12%表示撑不过一周。而且从调查数据看,一旦失业,他们并没有好的解决方法,除了“变卖家产”,竟然有36%的男性选择“卖血”。

这张图明确显示:长期以来,美国60%的消费者储蓄都在1万美元以下,有四成人的存款为0,甚至债务缠身。这让人看到美国贫困人群的基数有多庞大,也就能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失业后会出现“变卖家产”甚至卖血的选择。

据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国加州的一名17岁男孩,不久前因呼吸困难被送进急救中心,但因无医保而被拒之门外,在转去公立医院的路上,他不幸去世。一周之后,才检测显示患有新冠肺炎,而他的父母也已感染。据报道,这个孩子也成为美国第一例未成年确诊死亡病例。

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是一个家庭的破碎。美国人口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为2750万。

谭主查询到这样一组数据,根据盖洛普2019年12月的调研,在年收入低于40,000美元的家庭中,延误治疗的比例高达36%。

根据之前奥巴马医保法案,政府会对低收入人群进行补贴,让所有人都能购买医保,但特朗普表示反对。这也就意味着,65岁之前的美国人,必须自己或者雇主掏腰包购买商业私人医保,因此很多穷人无力购买。

这次疫情波及面广、治疗费高,尖锐地将美国社会服务不均衡的问题再次暴露出来,穷人成了此次疫情袭击的主要对象。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富人的收入所占比例持续增长,但穷人却在下降。到 2016年,位于高收入前1%的人,获得总收入的20%;而收入后50%的所有人,一共才拿到13%,富人更富,而穷人更穷。另有数据显示:到2019年第三季度,美国收入前1%的家庭拥有32.2%的净资产份额,后50%的人群仅拥有1.6%。

如此大的贫富差距,与美国一系列的经济政策密不可分,这导致非洲裔美国人受教育程度大大低于其他人,更多的非洲裔人群在低收入领域就业。

联合国报告就显示:非洲裔美国人陷入贫困的几率是其他人的2.5倍、失业率是2倍,他们的家庭收入则要低很多。

这让人想起,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美国医疗体制的不公平,不久前回应说:“富人和名人有时会得到优待,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近日一个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一位非洲裔美国妇女讲述“姐姐如何因得不到及时检测而导致死亡”的经历,并谴责他们得不到公平对待。

美媒日前刊文《穷人的命不算命:疫情下西方诸国的“功利主义陷阱”》称,西方国家的新冠肺炎呈现出一种“富贵病”的表现,穷人则因为很难有能力在第一时间接受检测,因此他们大部分被诊断为“流感”。

从三月中旬起,美国各级政府开始要求人们待在家里,阻隔疫情传播。谭主观察到一个新的现象,美国的高收入群体使用电子产品工作、购物的用户显著增加,当他们利用新兴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进入“防疫生活新常态”的时候,积蓄很少的低收入人群,在这一项使用数据的增长上却明显少得多。

曾任美国劳工部部长的经济学家罗伯特·赖希,4月26日在英国《卫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揭示了美国一种新的阶级分化和不平等,四个新的阶级正在形成:远程工作者、基础劳工、无薪者和被遗忘者。

美国《大西洋月刊》曾发表评论称,社会阶层分化让美国陷入政治极化,从而进一步增加社会不平等,这一恶性循环让美国社会治理陷入困境。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这个困境无疑还会被强化。美国政府虽然出台了一些保障低收入人群基本生活的救助措施,但这也可能只会是杯水车薪,没有办法弥合疫情撕开的美国社会这道巨大的贫困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