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姆吸毒,池子手撕,笑果文化流年不利?

笑果文化笑不出来。笑果文化培养了李诞、池子、王建国、史炎、卡姆等多位知名的脱口秀演员和编剧。作为文化企业中的黑马,笑果文化也因此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包括多家上市公司、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华人文化等知名投资机构。然而,对于笑果文化,其早年的快速融资按下暂停键。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和池子合约纠纷等,让笑果文化更多问题浮出水面。

6月3日,笑果文化在微博发布声明,称关于艺人卡姆因涉毒被拘留,我们极度痛心。效果文化表示,会支持有关部门的相关工作,并决定无限期停止卡姆的所有工作。

卡姆是笑果文化旗下的脱口秀演员,因参与《奇葩说》、《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等节目被人熟知。早在2019年9月,卡姆还曾获得《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总冠军。

如今不到一年,卡姆因为吸毒被逮捕引发关注。野马财经查询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官网,2020年5月1日,艾力卡木·阿斯克尔(卡姆原名)等人因吸毒案被行政拘留十日。

早在5月初,笑果文化就因为和旗下脱口秀演员池子互撕,上过热搜。彼时,笑果文化作为中信银行的大客户,拿到了池子近两年的个人账户交易明细。池子借此在微博怒斥中信银行,认为侵犯个人隐私。

池子打电话咨询中信银行,对方表示是配合大客户的要求。随后,中信银行的微博沦陷,很多网友在中信银行的微博下质疑其私自调用用户信息的行为。7日凌晨,中信银行发布《致歉信》,表示已经对相关员工予以处分,并对该行行长予以撤职。

虽然中信银行就此火速道歉,并将支行行长撤职,不过后续监管机构介入调查。上海银保监局已经介入调查。对于中信银行而言,麻烦才刚开始。

池子与笑果文化的合约纠纷可以追溯到今年1月,池子发微博表示自己被踢出了笑果艺人大家庭,彼时池子与笑果文化之间的矛盾已经初露端倪。如今,池子再次发微博声讨笑果文化,称笑果文化拖欠其演艺报酬,提出仲裁后却被笑果文化索赔3000万。

如今,双方还处在仲裁过程中,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池子手撕之后,卡姆吸毒被捕,又将笑果文化送上热搜。频频上热搜的笑果文化究竟什么来头呢?

笑果文化成立于2014年5月,注册资本189.21万元,出品过《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综艺节目,旗下拥有李诞、池子、王建国、史炎、庞博、Rock、程璐、梁海源等脱口秀演员和编剧。

正是凭借《吐槽大会》,笑果文化一炮而红。看完一期《吐槽大会》的王思聪曾感慨:这是年轻人喜欢的喜剧表现形态,也是我看好的喜剧消费升级的方向。

2016年7月,笑果文化获得来自王思聪的普思资本的天使轮融资;2017年4月,笑果文化完成1.2亿元A轮融资;2017年5月,笑果文化完成A+轮融资,领投方为天图资本,华人文化、游族网络、南山资本跟投。彼时,笑果文化融资总额已经超过2亿元。

随后,笑果文化又多次融资。2019年4月,笑果文化完成B轮融资,累计融资6次。据称,完成B轮融资后,笑果文化估值30亿元。

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认为,笑果文化是一家年轻态喜剧产业链公司,传统综艺公司往往面临新节目模式开发难度大、产业链布局单一的问题。笑果的优势是,拥有从线下培训到剧场演出,再到综艺曝光的完成艺人培养产业链,并有机会向情景喜剧以及喜剧电影延伸。

被众多投资机构看好,笑果文化想象空间巨大。然而,在近年来的影视寒冬和不乐观的融资环境之下,笑果文化公开的融资信息停留在了2019年4月。

天眼查显示,笑果文化的创始人、董事长、第一大股东均为叶烽,持股34.73%。第二大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泽禧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则是上市公司游族网络(002174.SZ)的子公司,持股13.58%。成都天图天投东风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持股3.39%,上市公司东风股份(601515.SH)是该投资基金的股东。而持股2.01%的南山蓝月,则由掌趣科技(300315.SZ)控股。

2018年3月,笑果的上市公司股东游族网络曾披露过笑果文化的财务状况:2017年,笑果文化实现营业收入1.82亿元,利润1707万元。这其中,大部分为《吐槽大会》的冠名、植入广告所得。

这也意味着笑果文化的营收偏向单一,太过依赖《吐槽大会》。去年笑果文化最新一季的《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均反响平平。到了年底,笑果文化更是因为与某视频制作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曾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30.1万元。目前该执行信息已消失。

曾经一年融资三次的笑果文化,在2019年,融资之路按下了暂停键。如今,卡姆吸毒,和池子互撕,将笑果文化的危机置于台上。

你之前听过卡姆吗?你是否看过笑果文化出品的《吐槽大会》?在如今的形势下,一次次因为负面霸占热搜榜的笑果文化,还能在明星股东的加持下重回高速发展吗?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