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武圣:败走麦城的死得憋屈的关羽

  自小就对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爱不释手,记得曾在别人家的光线暗淡的小阁楼借读,一看就是一整天,达到了津津有味、废寝忘食的境界,这个不仅是它的故事精彩纷呈,更因其人物的悲欢离合英雄末路,可谓是荡气回肠欲罢不能,正应了那著名的古诗意境:“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比如此时正主关羽,这个贵为与文圣孔子齐名的武圣,一生三英战吕布、过五关斩六将威名远扬,前头还在水淹七军猛攻樊城,眼看就胜利在望,突然之间就大意失荆州,败走麦城,最后连民间江湖人士都拜为关二爷的关羽(全国遍地开花不计其数的关帝庙就是明证),却突然就小命不保,魂归天界。这画面转得太快太惊艳,所以当关羽败走麦城的时候,甚至连之前一直听到捷报频传的刘备,想救他的二弟都来不及了,这正如“学术超男”易中天在其脍炙人口的《品三国》里所调侃的:“刘备总不能派空降兵到麦城吧?这个时候只有直升飞机能救啊。”

  所以,关羽死在败走麦城之后的吴将手里,这当然是一出千古悲剧,后来“败走麦城”还像前文所提过的吴起“杀0妻求将”一样,成了一成语,即“比喻陷入绝境,形容事事能成功的人也有失败的时候。”基于此,有史评家还饱满深情、慷慨激昂地对此评论曰:“关羽的死,最经典地诠释了英雄末路的无奈,走麦城也从此成为英雄落难的代名词。不管是正当得意之时的红人,还是不得志的才俊,还是从未显扬的小人物,都会被关羽的悲壮遭遇所打动。英雄无奈,从来都令人心折。成就关羽至高声名的,不只是他的那些英雄壮举,还有他的末路悲歌。”

  这个评论,似乎都是对家喻户晓的武圣关二哥一边倒的溢美之词,正所谓现代社交社区里的朋友动态评论,喜欢就特感可爱不喜欢就特感傻0帽,一如先秦庄周所说“夫两喜必多溢美之言,两怒必多溢恶之言。”(《庄子·人间世》)

  关于关羽,这个“红脸美髯,手持青龙偃月刀,脚跨追风赤兔马”超酷美男造型的千古英雄,似乎对他能写的或者说能写得出彩的并不太多,毕竟他在《三国演义》里的故事和光辉形象都太深入人心,以至于想说他一点不好或“坏话”,都要掂量着有被关粉骂得狗0血喷头的危险,所以此篇我们也主要根据正史,写一下他的很是有点悲催的人生最后时光,即败走麦城被曾经的盟0友孙权做掉的全过程,评论基本上综合各路研究者的比较正路的一孔之见,不敢妄评。

  由于《三国志》有关关羽败走麦城的传记文字转多,不想引用全部原文了,以下就以白话翻译之形式夹叙夹议解读一番。

  首先,在开篇我们先用故事梗概式给关羽败走麦城提纲挈领,也就是骄傲自0大、四面树0敌的关羽,因被吕蒙诓骗大意失荆州后,又加上部属投降或拒援,最后腹背受敌的关羽,只得败退麦城,却在突围中被吴将潘璋部下马忠擒获,最终被孙权所杀,演绎了一场千古悲剧,麦城还因此闻名遐迩,后人还习惯把“走麦城”喻陷入绝境,呜呼哀哉。

  话说东汉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在著名军师诸葛亮的运筹帷幄之下,刘备打下汉中,并自立为汉中王,声威大振。

  受到大哥刘备攻取汉中的用兵胜利的鼓舞,其时被刘备封为前将军的关羽,也率军北上攻打曹仁,欲取樊城,曹操连忙派于禁督七军驰援曹仁,共击关羽。不料当年秋天因大雨连绵,汉水泛滥成灾,山洪暴发,于禁被水淹七军,投降了关羽,庞德不降被杀。魏国军事受挫再加上关羽策0反,梁、郏、陆浑一带的豪强武装纷纷依附蜀军,政0变频繁,有的甚至接受了关羽号令,为其效力,蜀军一时声震中原,威胁魏国的稳0定。

  面对如此严峻形势,甚至于连诡计多端的曹操都慌得想迁离许都以避关羽锋芒,足见其攻势之猛。好在曹操的得力谋士司马懿、蒋济等人,很有建设性地提出了与刘备集0团曾经的盟友孙权结盟,因为他们认为如果关羽大获全胜的话,不仅对东吴也有威胁,实力强大后的蜀国更是不想还被占的荆州了。基于利益的考量,孙权是不会乐于见到关羽坐大的,此时派人前去游说孙权结0盟绝对成功,然后让其派兵从后突袭关羽,作为交换条件,事成之后割东南诸郡给孙权,樊城之围便会迎刃而解。看到司马懿们献的计颇有道理且具有可操作性,精明过人的曹操便采纳了这一中肯意见,后来形势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计谋的正确性。

  却说曾经孙权派人向关羽联姻,以示友好,史曰“权遣使为子索羽女,羽骂辱其使,不许婚,权大怒。”而自诩汉正统的关羽根本就不把小东吴放在眼里(连大丞相曹操都视若无物呢),不仅拒绝把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孙权的犬子,还目中无人到辱骂来使,一点外交礼仪都不讲,这怎么能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三国乱世搞好统0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立于不败之地呢?何况当时的蜀军还没有强大到两面攻打魏吴的地步,这不是脑0子进水了吗?从来都是蜀吴联合才能抗曹啊。总之,关羽的这一不经大脑的刚0愎自0用、盲目自0大,也顺利为自己挖了坟墓。所以易中天也非常不客气地评论关羽是一个“狂妄自0大,爱戴高帽子”的家伙,同样心高气傲的孙权当然也是十分恼恨,一口气都不停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曹魏的结盟要求。怕生性多疑的曹操不信,孙权自己还首先向曹魏称臣,主动写信给曹操说要背后攻打荆州,他想利用曹魏力量把刘备有借无还的荆州顺手给夺回来已经很久了,这一歪打正着,孙权还灵机一动用初出茅庐的陆逊,大肆吹捧爱戴高帽子的关羽,让其麻痹大意,故意引其上当,然后吕蒙白衣渡江奇袭荆州,调兵樊城后城内空虚的荆州,便被打个措手不及,也只能大意失荆州了。此时盲目乐观的关羽,便让敌人给上了一堂最生动的军事课,所谓的骄0兵必败是也。

  而且眼角高于额头的关羽,不仅对外统一战线搞不好,没有认真执行料事如神的诸葛亮“北拒曹操,东和孙权”的外交政策,让蜀军进退两难、腹背受敌,甚至于对内都搞不好团结同0志,一副我是皇0亲国戚高高在上的唯我独尊状。比如南郡太守糜芳曾驻守江陵,将军士仁曾屯驻公0安,这两人就一向怨恨傲慢无礼骄横得不成人样的关羽轻视他们,此时的关羽更可谓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既得罪敌人又不被自己人待见,性格最终决定了他不得好死的命运,因为他不能得罪那么多人,那样的话便无异于自取灭亡。果不其然,当其领兵出征,负责供应粮草军需的糜芳、士仁两人却因积怨没有全力援救关羽,扯其后腿。出征不利的关羽气得要死,立马放出狠话:“回去之后就让这两兔崽子喝一壶,狠狠地惩处他们才解恨也,让他们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糜、士二人一听,当然是惶惶不可终日,这样下去无异于等死,于是连叛0变的心都有了,一等到孙权诱降,二人即刻投奔向孙权的温暖怀抱。而此时曹操又派猛将徐晃率军前来救援曹仁,关羽自然攻不下樊城,只有领兵退还。此时孙权已派大将吕蒙袭取江陵,连关羽及其将士的妻儿老小都全部被俘获,败退的关羽军队于是作鸟兽散。最终败到麦城的关羽残部试图突围逃跑时,被恨死他的孙权派部将埋伏截击,在临沮斩杀了关羽及其子关平,一代名将之花凋谢在枪头之下,死时才五十八岁上下,令人扼腕。

  这就是令中国民间崇拜为神的武圣关羽之死的大致经过,而且死得一点都不“高大上”,

  绊马索连人带马绊个狗吃屎的造型更是有损战神形象,所以关二哥的死忠粉总是对写《三国志》的陈寿颇有微词,这正史也太他娘不给关羽留面子了,说他虽然也是项羽式的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万人敌”,是赫赫有名的虎将,却是“刚而自矜”,与其难兄难弟张飞的“暴而无恩”相映成趣,且“羽善待士卒而骄于士大夫,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最终都不得好死,与《三国演义》那种盖世英雄的光辉形象相去甚远,也让我这个曾经的关公“小迷弟”有点大跌眼镜是也,悲就一个字。

  对于关羽的憋屈死法,与演义简直是大相径庭,有人甚至怀疑关羽不配“武圣”的威名。认为关羽“政治眼光短浅,一味争胜,没有顾全大局,导致了魏吴联手,使胜利的天平向敌方倾斜。关羽只算得上是将才,远未达到帅才的高度。”换句话说便是不配称呼武圣。而且还有史评家说他“自视过高导致疏忽大意,没有良好的统领全局观念”,只能算是逞英勇的项羽式“匹夫之勇”,因麻痹大意而糊里糊涂地丢失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荆州,这本身就彰显其低下的指挥才能。作为战将个人武力值还算是爆棚,但作为统0帅,经不起名不见经传的陆逊的一封肉麻吹捧信糊弄,那种进退失据简直就是军事菜鸟一枚,最多是百万军中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的优秀士兵,根本担不起统帅的旗号。对此,毛0泽0东也有一番中肯评论:“关云长大体上是不懂统一0战线的,这个人并不高明,对待同盟军搞关0门主义,不讲政策。”那种高0傲自0大、目0中无人、小肚鸡肠,恨不得把天下人拦在门外的性格缺陷,最终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死都不知怎么一回事,与“武圣”的称号相距甚远,后人之所以把他捧为武圣,大概与他的忠义有很大的关系,这也与封建统0治者为了更好牧民、教0化百姓而力捧他分不开。

  最后,我们来讲讲关羽败走麦城为何刘备、诸葛亮不伸手援救。前文,我们曾援引了易中天的说法,那就是总是捷报频传(他也确实曾以战场实绩震动过曹魏,这是唯一亮点),突然就意想不到地败亡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连直升飞机可能都救不了啊。

  确实,行事太飘忽没有通盘考虑的关羽,败亡得实在是太快太过突兀了,从关羽意气风发地要拿下樊城,然后吕蒙巧妙白衣渡江,到关羽败走麦城,这前后仅仅两个月时间,可谓是电影场景转换的速度,刘备想救好兄弟都难,至少这粮草军需的调集都需要时间,以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诸葛亮纵有天大本事,木牛流马般厉害,都难以一时送达战场,再加上当时通信条件的限制,据有心者研究,即使是飞鸽传书都是要用上五到七天,战场形势一日千里,想救都是有心无力,怪只怪关羽盲目乐观,喜欢带高帽子的他听信陆逊的欺骗,把荆州守军抽走一半以上,最终瞎指挥的结果,自己兵败如山倒,是力有不逮还喜欢瞎搞惹的祸,说起来的确是可悲可叹,怨不得别人,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的就是贵为古代武圣的关羽,你不服又能怎么样,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