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苏丽珍:牺牲爱情换来的世俗道德

2000年梁朝伟和张曼玉主演,王家卫导演的一部经典的影片《花样年华》上映,梁朝伟凭借该片获得第5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2001年,该片获得法国电影凯撒奖最佳外语片奖。2009年,该片被美国CNN评选为“最佳亚洲电影”第一位。可谓是拿奖无数。

这部影片的拍摄手法,剪辑、灯光、服饰等都是难以超越的经典,可今天小编要说的是影片中男女主角的故事,尤其是女主角苏丽珍对爱情的隐忍。

影片的结尾苏丽珍只能流着泪看着周慕云曾经住过的屋子,怀念那个深爱过的男人。而周慕云最终没有敲响那道门,其实没有敲响更好。如果敲响,有了孩子的苏丽珍更不会和他一起走。

苏丽珍爱周慕云吗?答案是她深爱着周慕云,可在她的心里理智和道德时刻提醒着她:“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周慕云应该比苏丽珍更早知道自己的太太和苏丽珍的先生在一起,在他想把电饭锅的钱给陈先生的时候。他应该就怀疑自己的太太出轨了,参考苏丽珍去找周慕云的太太而自己的先生就在周慕云的家里。

如果说之前都是怀疑的话,那在他的太太告诉他今天我要值夜班,晚点回去,你不用来接我的时候。他应该确定了,只是为了让自己死心。他还是去了她的公司,果然值夜班只是个借口而已。

而苏丽珍在帮她的老板给徐小姐和老板的太太买礼物,老板借工作忙为由和徐小姐约会。所以在她看到周慕云的太太居然有和自己一样的包,而周慕云的领带和自己先生的领带完全一样后。她就什么事都明白了。那一天她可能是听到自己先生的声音,所以她去了周慕云家。

周慕云把苏丽珍约约在餐厅,他告诉她:“我太太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包。”而她说:“我先生有一条和你一样的领带。”是的,即使是出轨,他们都那么明目张胆,无不掩饰。

周慕云和苏丽珍就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开始的。因此两人决定重现当时的情形,假如一:男方先开口,周慕云拉起对苏丽珍的手说:“今晚别回去了。”苏丽珍一秒回到现实:“我先生不会这样说的。”假如二:女方先开口的,苏丽珍:“我真的说不出口。”即使只是演示,苏丽珍对待出轨一样觉得反感。

而周慕云在对苏丽珍有好感之后,他却一再试探他。他的第一次试探是在他们第一次“约会”后不久。他频繁地给苏丽珍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在苏丽珍问到:“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周慕云:“我想听听你的声音。”苏丽珍:“你倒是学得像我先生,油腔滑调。”

苏丽珍这句话一举两得,既可以避免尴尬,委婉回绝周慕云;又可以借此提醒周慕云和自己都是有家庭的人,得对婚姻忠诚。这个时候苏丽珍应该还没对周慕云动心。

苏丽珍的心动是从周慕云为了她淋雨生病时显示出来的,在得知周慕云想吃芝麻糊。她特意多煮了些,分给大家吃,自然也有周慕云的一份。她连心动都是“暗示”。

周慕云问:“如果我们还没结婚的话,现在会怎么样?”苏丽珍:“可能会比较开心吧,我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婚姻这么复杂,还以为一个人做得好就行了,原来两个人在一起,只有一个人做得好是不够的。”

周慕云却比她想得开:“婚姻成这样子,又不是我们的错。何必浪费时间纠结下去。”周慕云第二次试探苏丽珍:“谢谢你的芝麻糊,刚好我那天想吃芝麻糊。”他那藏不住心事的同事想来早已把自己向苏丽珍提到他想吃芝麻糊的事告诉了周慕云。可她只是回了一句:“是吗?”她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是特意为你煮的。即使这个时候周慕云太太的信已经从日本寄回来,明目张胆地“挑衅”:我们就是在一起了,你们看着办。

周慕云的第三次试探是在两人被困在周慕云的房间一整天之后。周慕云在外面特意租了一间房,可以让两人一起写武侠小说。苏丽珍说再次回绝:”何必呢?其实都是你写的。“不死心的周慕云把电话打到苏丽珍的公司。

苏丽珍终于在周慕云的求助下去看望周慕云。她走得那么匆忙,心急如焚。完全掩饰不住对周慕云的爱,只是在她临走时,面对周慕云苦苦的眼神。理智的苏丽珍告诉周慕云:“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明天见。”她的理智再次战胜对周慕云的爱。

她去过周慕云那里好多次,可即使她和周慕云没什么,还是有“闲言闲语”传出来。房东暗示她在她先生不在家的时候,出去得有些太频繁了。

她立即确定不再去周慕云那里,立即斩断和他的一切往来。即使在周慕云知道她没有带伞的习惯,下大雨的时候给她送伞的。她也残忍地拒绝了他的好心,因为怕别人认出是周慕云的伞,连伞也没接受。

其实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苏丽珍是一个很在意世俗眼光的人,她以世俗的道德为准则。不容许自己跨过界。

周慕云最后的一次试探是在他离开之前,周慕云告诉苏丽珍他要去新加坡了。还随带说了我买了两张船票。苏丽珍问他:“你要到别的地方去?“”你要去多久?“她以为他只是短暂的离开。

周慕云说:”想换个环境,省得听很多的闲言碎语。“这是他最后的努力,既然苏丽珍在乎别人的”风言风语“,在乎世俗的看法。那我可以带你带另外一个地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在那里你我可以自由相爱,没有人会对我们说三道四。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可苏丽珍还是拒绝了他:“我们知道没什么就行了。”

已经绝望的周慕云说:“我本来想自己和他们不一样,可原来是一样的。我知道你不会离开你丈夫,我想离开一下。”

苏丽珍:“我没想过你会喜欢我。”周慕云:“我也没想过,本来只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原来是这样来的。“此时的周慕云已经完全向自己的爱情投降,即使面对曾经背叛自己的太太他也能理解了。

可苏丽珍不一样,她还在坚守自己对婚姻的信仰。即使那个男人怀里心里的女人早已不是她,即使她已经对别的男人动心,即使她只要做出一个简单的决定,就可以拥有不一样的爱情。

可苏丽珍还是没有动摇,她的内心一直有一个信仰在支撑着她:”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为了这句话她可能会失去很多,但那又怎样?

在周慕云真的要离开的时候,苏丽珍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哭得那么悲伤和不舍,是真的爱周慕云啊。

在周慕云离开后,苏丽珍来到他租的房间里。她自言自语:“如果多有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和我一起走?”这是苏丽珍发自内心的自我询问,她会和他走吗?她的实际行动已经给出了答案。

苏丽珍爱周慕云吗?当然是爱的,可在苏丽珍的心中爱情大不过心中的道德,爱情大不过世俗的观念。她只能在自己编织的牢笼里缅怀自己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