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军:医疗数据共享应在法律层面进一步规范

6月18日,由《中国银行保险报》主办、泰康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康在线”)协办的主题为“疫情下的健康险新格局”的直播访谈成功举行。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顾雪非,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中国胸外科肺癌联盟主席支修益,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全国常委、远健健康董事长王占山,微医董事会副主席兼CFO蔡强,招商信诺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总经理兼CEO赖军,泰康在线副总裁丁峻峰,轻松集团CEO张科,复旦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许闲,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学系教授朱铭来围绕主题分享观点,为健康险发展建言献策,中国银行保险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朱进元主持直播访谈。

如何协调个人、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三方关系,更好地实现医疗保障效益最大化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事实上,中国银保监会去年颁布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第58条—62条已给我们指出了方向:包括保险公司经营医疗保险时应该加强与医疗机构、健康保险机构的合作,为被保险人提供优质、方便的医疗服务,监督被保险人医疗行为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帮助缓解医患信息不对称,促进解决医患矛盾纠纷等。

根据我们和医疗机构合作的经验,医疗机构尤其三甲医院国际诊疗部和特需门诊是非常欢迎保险公司参与和介入的,因为保险公司可以为他们带来高素质客户和优质服务能力,还可以起到协调人的作用;但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合作也确实存在一定门槛,医疗机构不可能与每家保险公司一一对接系统,这不现实也不经济。

个人层面看,我们曾连续多年参加外方股东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的健康指数年度调查,发现相对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中国民众更加愿意通过分享个人数据获得便利的服务,而且对于政府机构的信任度最高。只要这些信息不被滥用,纯粹用于服务,我想大家是能够接受的。

目前,已有不少医疗大数据库(包括地方级、国家级数据库)都在建设当中,可以便捷地进行医疗数据的交换。如果能够在法律层面进一步明确如何调取和使用医疗数据,会更大力度促进整个医疗健康领域的合作,提高效率。

此外,实现医疗保障效益最大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参与各方的诚信,即保险公司要诚信经营,医疗机构要诚信治疗,普通民众要诚信投保。例如香港医疗险比大陆医疗险便宜,这与大家固有印象不太一致,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大陆道德风险理赔成本很高。简单来讲,不诚信行为的成本最终是需要所有人来共同承担的,对于不诚信行为的容忍就是对于诚信投保人的最大的不公平。所以,及时的医疗信息共享也能够有效防范医疗领域的部分补偿性行为,降低整体医疗成本,提高整体效率。

近期引起社会各方热议的航延险骗保事件,各方反映的观点非常令人担忧,例如有人认为这是靠智力赚钱,保险公司应该愿赌服输,这就说明很多民众对保险基本原则——比如最大诚信原则、损失补偿原则完全不了解。

因此,我呼吁保险同业一方面要公平对待投保人,不误导、不惜赔;另一方面也要多做投保人的教育工作,让大家建立起正确的保险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