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十年今日退市:企业如何另辟蹊径追回应收

今天(7月21日),曾经的“创业板一哥”,被正式摘牌。7月20日是乐视网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在0.19元/股和0.17元/股间跳动,最终收报0.18元/股,总市值7.18亿元,较高峰时的1700亿元市值蒸发99%以上。

十年一梦,乐视网股价从大半瓶茅台沦为了约一片乐事薯片的价格,千亿市值化为泡影,这栋高楼还是塌了。

截至2020年3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0.3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它非流动负债30.49 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随着乐视帝国的轰然倒下,那些供应商、服务商或其他债权人,在乐视财务如此悲观的情况下,是否只能“一声叹息”等着破产清算,我们暂且不论。

资金作为企业的血脉,可以说每家企业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应收账款问题,因此今天大摩且从另外一个角度给企业提供点追讨应收账款的思路。

B公司欠我们公司的货款,而C公司又欠B公司的钱,那我们公司可以越过B公司直接向C公司要求还钱吗?

前述的情况用法律关系图来表示大概是这样的,而事实上,这个解决路径在法律上被称为“代位权”。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

可以说,代位权诉讼扩大了企业作为债权人的追偿对象范围,扩大了企业账款回收的几率。

但是,代位权能否实现,受制于许多条件;作为企业法律顾问,如何帮助企业运用好该武器、使之落地才是关键。

代位权诉讼的被告,应是次债务人,即债权人的债务人的下手债务人。比较常见的情形即前文提到的案例,此时被告应是C公司。

但在实务中,亦存在另外两种情形,极易导致企业起诉对象错误(即被告不是适格的次债务人)而被裁定驳回起诉。

第一种:若实际次债务人将债务转让給第三人,则该第三人代替原次债务人成为代位权之诉中的被告;即如下图所示:

第二种:若实际次债务人仅仅是委托第三人代为履行,则该第三人就不是代位诉讼的适格被告,债权人仍应以实际次债务人为被告提起诉讼;即如下图所示:

债权种类多种多样,并不是所有类型的债权都可以成为企业主张代位权的客体,因此,企业选择符合法律规定的债权作为代位权的客体尤为重要。

根据法律规定,债权人在决定提起代位权诉讼之前一定要确定:债权是不是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否则将会面临败诉的后果。

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是指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

其次,需要提醒注意的是,企业应选择以债务人对次债务人的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债权为代位权客体。

企业在起诉次债务人之前,要自查主债权与次债权的内容是否合法有效;其次,还要确保主债权与次债权的数额确定。

确定方式,可以是债权人与债务人的确认,也可以通过诉讼或仲裁取得法院或仲裁机构的生效判决书或裁定书。

债务人的债权已到期是提起代位权诉讼的必要条件。若债务人对次债务人是否享有到期债权尚不确定,裁判机构会以债权人对次债务人提起代位权诉讼不能成立为由驳回。

关于债权“到期”如何确定的问题,理论上,债务是否到期,应当依照债权人与债务人以及债务人与次债务人对履行期限的约定来确定。

若未对履行期限作出约定或约定不明,则应依《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四项来确定,即以债务人向次债务人提出履行要求中所确定的履行期限为届满的期限,自此时开始视为债务人的债权已到履行期限。

同样的,在司法实践中,债权人行使代位权时,被代位的“到期债权”即使未经生效裁判确认,债权人仍可提起代位权诉讼。被代位债权是否已经生效裁判确认,并非债权人提起代位权之诉的前置条件。

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债权人提起代位权诉讼的,应当认定对债权人的债权和债务人的债权均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表明了代位权诉讼中两个债权均应是受法律保护的诉讼时效期间内的债权。

对于是否超过诉讼时效,要自查主债权、次债权的诉讼时效,确保二者均未超过诉讼时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诉讼时效抗辩二审再提出的,一般人民法院不会支持,除非是基于新的证据能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

第一,作为债务人的企业已进入破产程序,债权人不能对该债务人享有的到期债权提起代位权诉讼。

第二,当债务人是多个案件的被执行人且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债权并非优先债权的情形下,行使代位权应慎重。

而归根结底,在这个人人欠钱的年代,法律顾问建议,企业应将应收账款风险管理整体往前移,催账的动作也应该贯穿交易的整个过程,从开始的合同签署到合同执行完毕,风险防范的动作应该整体往前移。

商业交易已从账款催收合法到交易防控前移,交易合规已成为每家企业下个十年必做的功课。